關於部落格
悟空妹
  • 9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揭秘巡視組工作細節

  巡視組巡視的重點一般是著力發現被巡視黨組織領導班子及其成員特別是一把手,在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執行政治紀律、選人用人等方面存在的問題。   外界認為神秘的巡視組是如何工作的?記者採訪了多位參與過巡視工作的相關負責人,解碼巡視組的工作。   巡視組進駐被巡視單位後,一般會召開巡視工作動員會,接下來主要通過個別談話、查閱文件資料、受理來電來信來訪等方式瞭解情況,發現線索。   意見箱附近不能有攝像頭   目前,13個中央巡視組正在中石化等13個單位開展巡視工作,北京市委六個巡視組目前正在朝陽、石景山、大興、平谷、延慶、順義這六個區縣開展巡視工作。北京市委巡視組進駐初期,開展巡視工作動員會的同時,會發佈巡視公告,公開巡視組的值班電話、郵箱地址、意見箱設置地址,有的還有來訪地址。   多位找過巡視組的人士告訴記者,他們撥通巡視組的值班電話後,工作人員介紹了巡視組主要受理涉及領導幹部廉政等問題的舉報,詢問她所舉報的內容是否屬於這個範圍,然後提出最近巡視組談話較多,如果電話不方便反映詳細問題的話,建議她將書面材料送至意見箱。   意見箱是巡視組用來接收舉報信件的主要渠道之一,“投到意見箱的舉報信會到巡視組手裡嗎,不會被其他人截走吧,去送舉報信會不會有人找著我?”巡視組的工作人員告知,意見箱有專人取信件和保管。其實,他們所擔心的問題,巡視組早有應對措施。   一位參與過巡視工作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意見箱的設置地點有講究,並不是隨便放置的,而是放置在人們容易註意到並方便前往的場合,而且,意見箱附近不能有攝像頭,“有也得拆了,沒有攝像頭就是要讓舉報人放心,不用擔心有人會通過監控設備找到他”。   如何保證意見箱里的舉報信最後能到巡視組手裡,而不會到其他人手中?   該負責人透露,意見箱的鑰匙由巡視組的人拿著,“很多時候由組長、副組長拿著”,而巡視組的人取信件時,也是兩個人一起取,“防止有人拿上信件沒有上交這樣的漏洞”。   北京市委進駐朝陽的巡視組貼出的巡視公告顯示,他們除了接收來電來信,還接受來訪。記者在巡視組駐地現場看到,樓道里顯眼位置放置有信訪公告,寫明巡視組的受理範圍、接訪流程、工作時間和其他註意事項等。   談話記錄不用談話人簽字   巡視組的另一個重要工作手段是談話,在談話中發現問題線索。前述巡視組負責人告訴記者,談話可能是巡視組最消耗時間精力的內容,巡視組進駐一個地方之前會做很多準備,會掌握這個地區或單位的花名冊,對領導幹部的一些基本情況也有個初步瞭解,這樣有助於他們更加有針對性地開展談話。   巡視組會挑誰來談話?另一位參與過多次巡視工作的相關負責人透露,一般是領導班子成員都要談一遍,“重要部門的,比如組織、紀檢的也要談”,此外,還會挑選別的談話對象,“有問題要反映的同志也可以主動找來”。   巡視組的談話會談些什麼內容,談多久呢?上述負責人表示,內容包括反映領導班子成員廉政等方面問題的,也有黨建等多方面,而長短並沒有明確規定,有的人談的內容多,有的會少一些。   該負責人告訴記者,個別談話時,對方是單獨一人,但巡視組最少要有兩個人,一方面方便記錄,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談話內容能更準確客觀地記下來,“但如果對方提出就要見組長一個人談,也有可能”。   中央電視臺近日首次曝光了中央巡視組巡視期間談話的畫面,在一間10平方米左右的會議室內,兩位中央巡視組的工作人員坐在長桌的一方,一人邊問話邊進行筆錄,一人負責用電腦記錄談話內容。被談話對象則坐在對面,還可隨身攜帶書面材料。央視披露的畫面顯示,每個被談話對象都有一張屬於本身的“談話記錄表”。每張記錄表均有分組編號,主要內容包含時間、地點、談話對象(職務+姓名,如黨組成員、副總經理某某某)、談話內容等。   前述負責人表示,他們也是二對一或者多對一的談,而談完話後確定下來的談話內容,並不需要談話人簽字,“這和很多辦案機關需要談話人簽字不一樣,也是為了保護談話人,讓他能更放心坦率地講”。   帶財務專業人員查賬   北京市委巡視組上月開展的第三輪巡視中提出,巡視重點除了著力發現領導幹部是否存在違反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和廉潔自律規定的問題,在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市委實施意見、加強作風建設方面的問題,還包括在執行民主集中制和幹部選拔任用方面,著力發現是否存在獨斷專行、嚴重不團結等問題,以及選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   發現這些問題,除了個別談話和受理舉報,查閱文件也是有效的方法。前述巡視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會查閱被巡視單位相關文件資料,“比如提拔幹部要開會討論,當時的會議情況以及相關文件,看看選人用人方面有哪些問題”,這種方法對發現廉政問題也行之有效,“三重一大資金使用上,當時的情況如何,這些可以查閱”。   一位參與過區縣巡視工作的相關負責人向記者回憶稱,他們在歷次巡視中也會查閱幹部提拔或者其他需要查閱的相關事項,但他表示巡視主要是發現問題線索,並不是去查辦案件,因此沒有去查賬,但他同時稱巡視也並不完全一樣,如果有需要也可能會查閱賬目等資料。另一位巡視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的巡視組人員構成中做了這方面考慮,“會有懂財務方面的專業人員,萬一有這方面需要,也能看明白”。   巡視期間領導一般都很低調   巡視組是近幾年一個熱門詞彙,此前網上有一個流傳很廣的說法,說某地巡視組進駐後,和領導談話,用已經掌握的他名下銀行卡等財產情況和他對質,經過幾輪詢問,最後證明領導確有巨額財產不能說明合法來源,當場帶走多名領導。   熟悉巡視工作情況的人士告訴記者,這種說法更像是杜撰的段子,因為巡視組巡視期間負責搜集線索,並不直接查辦案件,更不可能當場帶走誰,“事實上從側面掌握了關於某個領導的一些線索,會遵守紀律要求,以免打草驚蛇,”巡視組在掌握了相關線索後,會根據相關規定,將線索移交給相關部門。事實上,很多領導幹部的違紀違法問題都是由巡視組巡視期間發現的線索,   前述參與過巡視工作的人士告訴記者,巡視組除了剛進駐時召開巡視工作動員會,平時也會參加被巡視單位的部分會議,但工作上保持很大獨立性,“談話都是單獨通知約來談,平時也保持獨立,對談話對象談的問題保密”,工作紀律要求他們保持獨立。   中紀委原常委祁培文曾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中紀委在案件調查中遇到很多難以想象的困難,承擔了巨大的風險,祁培文介紹,巡視組在地方還曾收到恐嚇信,被威脅沒有“好下場”:“我們在一個省里巡視,有人給我寫信說,這個地方沒有你做的事兒,玩一玩回去吧,你要是不回去,沒有好下場”。   上述幾位參與過巡視工作的人士告訴記者,他們在巡視工作中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也沒有遇到拉攏、腐蝕等阻礙工作的情況,“一般單位領導巡視組去了都比較低調。”   (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揭秘巡視組工作細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